“我觉得她不够穷所以不能拿助学金”

初进大学的阿莱心怀壮志,尽管在熙熙攘攘的新生中,她就像一枚渺小的砂砾,毫不起眼,但她的眼睛很亮,闪烁着朝气与憧憬向往的光芒,像一只小小的野兽,稚嫩又桀骜。

大学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社团组织。新生军训后,阿莱看着手中五花八门的传单,有点眼花缭乱。

学生会、兴趣协会、团委……大大小小的社团组织都尝试过,但清一色发来的“师妹表现很棒但是可能不适合我们”的短信,还是让阿莱不免有些灰心丧气,有了挫败感。

在连续的打击中,阿莱步入了最后一个面试室。几个常规的问题后,面试官突然问,“你觉得你适合我们这个部门吗?”

“我觉得我最适合这个部门的地方就是不爱说话,喜欢做事情!”憋着一口气说完,阿莱忍不住想抚额长叹,说的一塌糊涂。

没想到这句话倒使几位一直板着脸的面试官大笑了起来。虽然有点摸不着头脑,但阿莱还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。

生活部说白了就是一个 打杂,别的部门不管的,难管的,繁琐的事情,都要生活部的干事来做。但阿莱的至理名言是,就算只是一个打杂的,也要打出专业水准。

能干,肯学,耐劳……尽管阿莱素日里不善言辞,为人低调,慢慢的,还是在组织里闯出了一点名气。小到修电脑做表格大到组织活动,阿莱都能办得妥妥帖帖,再加上学习成绩好,后来就连老师都喜欢抓她过去帮忙做一些简单的实验研究。

大二,阿莱顺利地成为部长,开始接触一些比较重要额事情。比如说,最普遍的——奖学金和助学金的名额审核与决策。

每一年申请助学金的人比比皆是,但是名额有限,于是导致了学生干部的工作大大加强。阿莱作为审核贫困生情况的一员,也为此事忙得焦头烂额。

阿婧家里颇为有钱,她的衣服可以一个月不重样,逛街购物是常态,iPhone是她的御用机型。

正在午睡,但耳边总是朦朦胧胧传来说话声,阿莱有些烦躁,忍不住起身,却听到舍友的对话里有些字眼,下意识地,阿莱没有再动。

“阿婧,听说你申请了助学金?可是你家里的条件应该是申请不了贫困证明的吧?”

“哎,这你就不懂了,那些真正的穷学生,个个好面子的不行,都不敢去申请,那这些钱不就浪费了?我又不怕,申请了这个还能多一笔零花钱,帮家里省点钱,干嘛不申请?”

后面说的什么阿莱好像都听不见了,突然觉得有点累。可能刚午睡醒来,情绪恍惚的原因吧。

深色的床帘完美地掩盖了阿莱坐在床上的身形,两个舍友丝毫没有察觉到阿莱已经将她们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听进去。

按她一向的原则,现在应该是去告诉老师除去舍友的名字,但是情感又告诉她,背后捅人一刀,实在不光彩,况且

评审的最后一天,所有负责审核的干部和老师都在一起开会,敲定名单,一个学生干部突然指着一个名字说,这个女生他认识,最近还买了一部苹果,根本不用申请助学金。

审核老师听了皱皱眉,想了一下之后,决定让所有干部投票。大部分的干部都举手投了反对票,阿莱虽觉得哪里不对,但随波逐流的,还是举起了手。

那个提议的干部站起来,言之凿凿,“我亲眼看到你用六千多块的手机,你这样根本不符合条件!”

那名女生满眼泪花,却很倔强地抬起头,一字一句地说,“手机是我哥用打工攒了几个月的钱给我买的,这有错吗?”

会议室里一片寂静,那名干部脸色铁青,看了一眼其他人,只得悻悻地坐下,椅子在地板上刮出一道刺耳的“吱吱”声。

其实她也认识这个女生。那女生总是在学校食堂最便宜的档口,永远只吃白饭和青菜。阿莱家境也并不好,每个假期都需要打工,但是这个女生情况更甚。

在没听过那名干部说的手机事件时,阿莱还能自我安慰,也许那名女生并不是没有钱,只是喜欢存钱买奢侈品,于是阿莱选择了随波逐流。但知道了真相之后,阿莱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残忍的刽子手,助纣为虐,不考虑事实就轻易地扼杀了别人的资格。

此前,班级里有一个女生在申请国家励志奖学金,本来按成绩完全足够,但因为辅导员说,她们班级已经很多人申请并且得到了名额,不能将所有的名额都留给她们班,为表示公平,将那女生的名额给了其他班一个女生。

女生很生气,跟辅导员据理力争,但是辅导员只是轻飘飘的一句“为了公平”就将女生的所有努力都作废。

阿莱有些茫然。接触的事情越多,懂的事情越多,却越来越觉得无能为力。一无所知的时候,以为自己无所不能,只要努力就能获得想要的,所以阿莱很努力地进步,拿奖学金,成为部门领导,成为老师眼里的得力助手。后来才发现,不是所有努力都有收获,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永远天真。

很多事情不在愿不愿意,只在值不值得。在自己眼里所谓的公平和坚持,在别人眼里只不过是大海里一朵小小的浪花,转瞬即逝,没有任何人关心。

以前常听老师说,改变不了环境但可以改变自己,改变不了事实但可以改变态度。

可是这有什么意义?事实已经发生,好像除了认命别无他法。但难道保持态度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吗?

在那些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里,她只不过是大局里面一枚小小的棋子,能做的不过是成为掩人耳目的一把刀

大三了,很多人希望阿莱留任,但是阿莱没有任何拖泥带水,很干脆地卸了任。她开始越来热衷于各种志愿者组织,校内的,校外的,小型的,大型的,阿莱越来越忙,比当初身兼数职还忙,她和舍友的关系越来越淡,变成了舍友眼中的“怪人”。但是阿莱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大一的时候,那个一无所知,笨拙羞涩的只会说“我喜欢做事情”的少女。

有时候,看着朦胧的夜色,阿莱回想起那个会议室里那个女生倔强的面孔,恍惚间,就好像是在眼前

作者:何庭宜。喜欢观察生活,分享生活感触、成长故事,和万千世相。公号:慢热的H小姐,欢迎关注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